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配资排名 > 吴英举报7官员,惊天内幕:谁吞噬吴英的资产又置她于死地?

吴英举报7官员,惊天内幕:谁吞噬吴英的资产又置她于死地?

作者:   来源:  热度:15  时间:2019-11-17







吴英案又起波澜。  8月12日,吴英的代理律师朱建伟

吴英案又起澜。

  8月12日,吴英的代理律师朱建伟透露,吴英的妹妹吴玲玲8月11日被东阳市江北派出所带走,于次日下午15时左右离开。

  蔺文财原代理律师罗丽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8月11日下午两点多,吴玲玲开车带罗丽娟和蔺文财的妻子去东阳市看守所会见蔺文财。

  在办手续的过程中,有两名陌生男子和吴玲玲说话,吴玲玲对罗丽娟和蔺文财的妻子说:“他们找我去录笔录”。此后吴玲玲开车跟着他们去了江北派出所。

  罗丽娟称,14时50分,吴玲玲进入江北派出所,她和蔺文财的妻子回到看守所继续办手续。1个多小时之后,返回派出所的罗丽娟遇到带走吴玲玲的警察,就询问吴玲玲情况,“对方让我们继续等着,可是一直没有消息”。

  两人开始打吴玲玲的手机,通着但没人接,到晚上就关机了。8月12日上午,家属去派出所找人,派出所未予放行,也没有给答复。

  8月12日下午3时,吴玲玲的母亲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吴玲玲刚刚离开派出所,和其姑姑在一起。她姑姑表示,目前情况很复杂,过两天再说,详情如何尚未透露。吴永正目前的辩护人京都律师事务所的杨照东律师透露,此前他去东阳会见吴永正时,东阳警方曾和吴玲玲约定于8月12日向她了解蔺文财、吴永正一案的相关情况。

  吴英案第二季风波起于吴英的财产拍卖。7月23日,吴英6处房产被拍卖。当天,吴英的代理人蔺文财对媒体表示,吴英曾向上级纪监部门举报东阳市副市长陈军涉嫌受贿,陈军曾“向吴英要了十几万”,并提出要求陈军回避。

  7月26日,东阳市政府通过官方微博表示,东阳市对此高度重视,立即进行深入调查,并向吴英本人核实。现已确认:吴英案中,东阳市副市长陈军未涉及受贿问题。陈军已就吴英、蔺文财诬告一事向公安部门报案,有关部门已着手调查。

  据蔺文财的代理律师王永杰介绍,蔺文财在得知陈军7月26日向公安局报案,要求相关部门调查一事后,第二天也向东阳市公安局报案,认为陈军是在诬告陷害,要求警方对陈军进行调查。

  7月29日,吴英的代理人蔺文财因涉嫌诬告罪被刑事拘留。30日,吴英父亲吴永正同样因为涉嫌诬告罪而被刑拘。

  8月1日下午,王永杰与吴永正的代理律师王常清联合发出《政府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东阳市副市长陈军是否涉及受贿问题的调查报告。同时还要求公开查封和掌握的吴英及本色集团的财产清单及数额。

  8月5日,王永杰向东阳市公安局提出管辖权异议。

  王永杰表示,陈军是东阳市的副市长,正在担任吴英案资产处置小组组长,而这些资产正是被东阳市公安局查封的。暂且不论东阳市公安局是否有权查封和拍卖吴英的资产。东阳市公安局与东阳市副市长陈军存在行政隶属关系,可能会影响公正处理案件,应当回避。他认为东阳市公安局应当回避此案,由上级公安机关指定异地公安机关办理。截至目前,东阳方面未有回应。

  8月11日,王永杰称收到了东阳市公安局出具的对蔺文财控告陈军诬告一事不予立案通知书。这份东公(刑)不立字(2014)001号上显示,该局7月29日收到蔺文财的报案材料,经过审查认为,“陈军没有犯罪事实”。

  记者联系了东阳市宣传部、金华市宣传部、金华市纪委以及浙江省纪委,希望了解陈军被举报后是否有被调查,调查结果如何。截至发稿,上述几家单位都没有给出回复。

网摘

2007年3月16日,吴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逮捕。2009年12月18日,金华市中院以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吴英死刑。2010年1月,吴英提起上诉。2011年4月7日,浙江省高院开始二审吴英案。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最高院核准。2012年4月20日,最高院未核准吴英死刑,该案发回浙江省高院重审。2012年5月21日,浙江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3年11月2日,东阳市政府首度对外通报吴英案相关资产处置情况。2014年7月11日,吴英死缓减刑案开庭,浙江省高院判决吴英由死缓减刑为无期。几年前,浙江省金华中院、省高院对吴英判处死刑,的确让一众官员松了一口气,但没想到点燃了舆情的怒火。几手所有的民调都显示,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吴英无罪或罪不至死,为什么浙江方面非要置她于死地?吴英被判死刑既不是法律的胜利也不是正义力量的胜利,仅仅只是一帮涉案的官员在博弈之中取得的一次胜利。有人将吴英与赖昌星相比,赖走私逃税300多亿人民币而不判死刑,而这个1981年出生的东阳农村女孩,因3亿多民间借款未还差点被处死!(如果当年官方不抓吴英,吴英所拥有的资产足以偿还借款并且还有丰厚的盈利)如此鲜明的对比,让民间舆论一片哗然,“不杀赖,因为可以将他当做某些人手中的杀手锏,而不杀吴,则会让某些人整晚睡不着觉。”无论是法律专家和财经专家都认为,检察院在吴英案上的荒唐之处在于:这是一个没有具体受害人的诈骗案,借钱给吴英的只有11位债权人,每个人都否认自己被骗,而且他们大多都是民间放高利贷的“金融掮客”,其中一位市文化局官员非法集资数亿元,但判刑后却保释出来,依然过着潇洒的生活。吴英上诉时强调,她主观上没有诈骗的意图,所借的资金全都用于公司的经营和发展,她也没有实施欺诈,债权人都是自已的亲朋好友,不是面向所谓的公众集资,而且借款行为是纯粹的公司行为,不是她的个人行为。吴英的家乡是中国小商品的传奇之地。浙江金华的东阳和义乌,2006年官方宣称至少有600多亿闲散资金,这给其大手笔融资拆借提供了土壤。在很多人眼里,吴英是个难得的商业人才。20岁时她从小小的美容店做起,短短4年时间,使身家积累到2500万元。不过吴英最大的财富是她接触的人脉关系,都是当地最富有最精明的一帮老板。25岁时她创办本色集团,从服务业、商贸业,到房地产、期货,吴英几乎踩准了当时挣钱的最佳节拍,资本在她手里很快以几倍的速度递增。不过年轻气盛的姑娘哪里料想到官场的黑暗?2006年12月,因债务纠纷,吴英被浙江义乌市的杨志昂、杨卫陵的杨氏家族成员绑架,并被强迫签署空白文件三十余份,被强迫交出数张银行卡密码,现金数万元、现金支票330万被抢走。事后,吴英报案,但当地公安机关一直没有立案,而吴英却在两天后收到一封装有两颗子弹的信封。如此严重的刑事案件,公安机关置之不理,而受害人反而因此受到威胁,不知是为什么?2007年2月10日下午4点半,短短几分钟内,她在东阳的所有门面商铺就被警方接管,当晚市政府公开宣布她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被拘留。不过有律师从一开始就看出了有人想置她于死地。一审从基层法院改为中级法院,因为前者最高只能判15年,罪名也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改为集资诈骗罪,因为前者最多判处十年徒刑,并把被告从本色集团改成吴英个人,为的就是最高可判她死刑。媒体报导说,东阳市政府十几名官员曾联名写信,要求法官判处吴英死刑。一审判决完后,这些官员又到浙江省高院,要求二审维持原判。吴英此前曾说,“不知道多少人希望我死,多少人希望我活。”律师在一审时陈述了几方面的理由:1、吴英集资的目的不是非法占有,而是全部都用于公司经营上了。吴英购买100多间商铺,注册8家实业公司,进行了巨大固定资产投资。2、吴英没有使用诈骗方法。吴英并没有伪造虚假的证明文件,没有编造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企业或项目,11个债权人都否认自己被骗。3、吴英不是非法集资。吴英的集资对像只11人,是特定人员,不是公众。律师认为,吴英的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只能算民事纠纷。

内容来自零投资创业导师,看到的亲快加我微信:fuzuvip

 

但法院完全不理会这些意见。法院认定,吴英非法集资人民币7.7亿元,实际集资诈骗人民币3.8亿元。吴英的罪名从被拘时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变成了可判死刑的“集资诈骗”罪。2009年10月,吴英一审被判死刑。吴英被抓之后,她的所有财产很快就被地方官员随意处置掉了。其中包括:本色概念酒店,投资8000万,450万被拍卖;38辆汽车,2000多万,390万被拍卖;法拉利,375万,去向不明;珠宝,7000多万,去向不明;博大新天地商品房买断销售权定金,500万,去向不明;希宝广场定金,500万,去向不明;本色集团财务没收现金,75万,去向不明;强行拍卖得款,500多万,去向不明,公司两个仓库里面价值一个亿的货物,据说也被拍卖掉了,拍卖的金额和款项去向至今没有公告,在判决中也没有提及……为什么如此巨额的资金去向不明?被廉价拍卖的固定资产,买主又是些什么人?东阳市公安机关方面曾通过媒体就此进行过解释:当时是为了财产的保值和安抚债权人的需要。7月7日,东阳市中院以及东阳市公安局又发布了吴英案审结之后的第一批资产拍卖公告。由东阳市中院提供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作为资产拍卖渠道,拍卖的资产包括位于东阳市白云街道汉宁西路280号的6处房产。拍卖公告的落款为东阳市公安局。一审判决后,2010年7月,吴英在看守所内检举了10名官员和银行负责人,其中多人后来获刑。2011年8月,吴英在狱中又检举了7名官员,希望通过立功表现争取宽大。成功检举贪官属于重大立功表现,为何法院量刑时不予考虑?华夏时报记者曾在新浪微博发起一项投票“是谁最希望吴英速死?”投票共超过1300人参与。其中认为被吴英在狱中举报的当地重要官员达到92%;认为已经瓜分了吴英财产的有权有势之人占55%;政府官员被遮丑硬来的有17%。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滕彪认为:类似吴英这个案件背后有很多黑幕。吴英举报了很多贪官,有一些厅级或者处级干部都受到处理。那么我们可以相信现在有一些官员通过各种方式来推动最高法院对吴英案件进行死刑覆核。他们希望吴英早一点死掉,这样他们违法犯罪的罪行就不会受到追究或者这些证据就永远消失了。已经得到的好处也没有办法再追回去了。案件背后肯定有很多黑幕,吴英被判死刑不是因为法律的规定,而是因为官员幕后的操作。滕彪在《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一文中写道“解决问题之本,应在开放市场,建立自由金融制度。反市场、高腐败、低效率的金融垄断体制必须废除,断无靠重刑乃至死刑来维系垄断特权之理。若干年后回头看,当中国自由金融体制得以建立,吴英们的行为是正当合法的、符合市场规律的、为国民经济做贡献的,——而今天这样的行为竟获死罪,这是何等的悲哀。”吴英因民间借贷被判死刑更反映了更一个深层次的现实问题,那就是中国企业的融资渠道被金融利益集团所垄断,正常的民间借贷一直遭到压制。中国政府应开放民间信贷市场,不要让吴英们成为民间借贷的牺牲品。

零投资创业合伙人招募

正寻事业商机或不甘现状的朋友请加平台创始人微信:

fuzuvip(富足VIP全拼)

让我们一同探讨有关创业话题,共建创业之路!

(推荐创业项目,为怀揣梦想的微友提供创业先机!)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