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炒股平台 > 王礼忠,150发子弹击毙持枪拒捕“悍匪”!5年后才真相大白!

王礼忠,150发子弹击毙持枪拒捕“悍匪”!5年后才真相大白!

作者:   来源:  热度:19  时间:2019-11-17







点击标题右下方“宁杰人观天下”关注本公号 年前,宁杰

点击标题右下方“宁杰人观天下”关注本公号

    年前,宁杰人观天下接有当地网友爆料称,湖南耒阳原市长王礼忠家被盗。 主人发现被盗后,追捕盗贼反被砍伤。

   据当地群众了解,目前盗贼已经被抓获。

王礼忠,1948年9月出生,耒阳市新市镇长泉村人。1970年1月参加工作,1974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毕业于郴州师专数学系,大专学历。曾先后任民办教师、高中教师、区理论教员,中共耒阳县委办公室干事、秘书、副主任。1985年3月任中共耒阳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1990年3月任中共耒阳市委党委、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1992年9月任中共耒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1992年12月任中共耒阳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1997年8月任中共耒阳市委副书记,2002年12月起任中共耒阳市委副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并当选为衡阳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湖南省第十届人大代表。

震惊:一起离奇劫案

2001年2月20日,沉寂的福州城因为“旧车交易市场打死了人”而很难保持它的平静,这一消息以惊人的速度在这个有着2200年建城史的城市里传播着,喧嚣不止。那具被击毙“凶犯”卞礼忠的尸体,上面有47个弹孔,左半身成了“马蜂窝”。据说,刘雄等5名刑警一共射出了150发子弹,弹夹都打空了。

案发两天后的2月22日,福州数家媒体刊发了由晋安分局提供的消息(均出自宣传科干警高某之手),一篇题为《一持枪劫匪被击毙》的消息称,“几名身份不明的歹徒持枪窜进旧车交易市场,……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将一歹徒击毙。”渲染了“分局刑警与歹徒枪战并将其击毙”的逼真场面。

3月27日,福州一家媒体又发表了题为《围歼劫匪》的长篇通讯,详细披露了“2·20枪案”经过。其中有这样一段细节描写:

歹徒发现了现金9万余元。搜出钱后,歹徒狠狠甩了徐经理一个耳光……徐经理突然尖叫着飞奔出去,高声示警求救。说时迟那时快,刘大队长迅速命令预伏守候的行动组刑警采取行动……“不准动,立即放下枪来,向公安机关投降!”指挥员(刘雄)命令道。歹徒卞礼忠举起手中的枪对准公安警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随着一声枪响,负隅顽抗的劫匪应声倒下,一命呜呼……

于是,参与该案的警察,立功的立功,升迁的升迁,案件似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转机:副局长贪污受贿出逃美国

在审查起诉阶段,此案被检方发现诸多疑点,但遭到市公安局部分领导的干涉。

2002年5月22日,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振忠携1000多万美金、情妇郝文(时任福州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以及众多机密文件潜逃到美国,办案人员从王振忠的家里,搜出3000多万元人民币……

5月26日,福建省纪委、福州市公安局成立5.22专案组,调查王振忠的问题。旧车交易市场老板徐承平首先因偷税被抓获。徐承平举报任燕榕受贿。紧接着,旧车交易市场工商所长徐丁光以及徐承平的手下徐光,当初为徐承平作伪证的王振国等人也相继被缉拿归案。中纪委等部门在福州欣起了反腐败浪潮,福州市先后两任市委副书记、政法委吴文达、宋立诚,以及公安局长庄如顺、前副局长吴玉霖,曾经主管公诉“陈信滔敲诈勒索”案的晋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峰等,先后被拿下。紧接着,一个关键人物——刘雄的副手、以“铁汉”形象和刘雄并称“福州警界双雄”的晋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任燕榕落马,办案人员从他家中搜出2000多万元人民币。一个月后,任燕榕举报刘雄“敢干”,专案组获得了“2.20抢案”是假案的突破口。”

真相:警匪勾结,精心策划

为利杀人

5年后,刑警竟是凶手,“劫匪”本是无辜受害者的真相让人们目瞪口呆。

徐承平为什么要干掉受害者卞礼忠?这就不得不从徐承平和陈信滔的经济纠纷说起。

陈信滔在部队服役18年,1997年他35岁时,拿着十几万元安置费转业,再从在国外的哥哥姐姐手里借了一些钱,在福州开始做二手汽车交易生意。经过4年的经营,到2001年,他一年可以赚100万元左右。

所谓树大招风,因为生意火,也就引起了一些人的眼红,徐承平就是其中一个。陈信滔在福州三八路经营二手汽车,徐承平在邻街长乐路经营二手汽车。徐承平一心想垄断福州市场的二手汽车经营,所以打算吞并陈信滔的店子。

因为徐承平和时任福州公安局副局长的王振忠关系很铁,陈信滔的哥哥陈信华害怕处于弱势的弟弟吃亏,便请来卞礼忠讲和。

卞礼忠何许人也?按照其妻的说法,他是一个很大方、很讲义气的人,所以朋友也很多。据说,徐承平在事发前曾对卞说,给他10万元,不要插手这件事了,结果被拒绝,于是杀心顿起。2001年2月20日,徐邀请卞和陈去谈判,但实际上是打算通过警察“合法”地干掉他们。陈因为手机关机,侥幸逃过一死。

除掉卞礼忠并不是徐承平的最终目的。在卞被谋杀后的当晚12时许,徐承平立即以公安机关办案的名义,指使林某(另案处理)等人逼迫陈信滔的员工黄某打开了陈的办公室,抢走了陈停放在安详车场内的26辆汽车(目前8辆已被警方查扣),一些办公用品、文件,还撬开了陈的保险柜,把放在保险柜里的车辆过户资料、车钥匙一并抢走。随后,徐将大部分车辆变卖,赃款被其挥霍或给参与犯罪的警察“发奖”,部分车辆被其送给朋友使用。经估价,被抢的26辆车价值人民币324万余元。

捏造罪名

卞被除掉后,当然也要给陈家两兄弟弄个罪名。2001年3月7日,晋安分局发出协查通报,称陈信华、陈信滔兄弟涉嫌特大持枪敲诈案件,请各地公安机关协助布控捉拿陈家兄弟。

警方认定陈信滔是黑恶势力的后台老板。一个正经老实的企业家突然之间变成了黑社会老大,这种诬陷让陈信滔不知所措。是逃避还是面对?当过军人的陈信滔最终选择了后者。

3月27日,陈信滔来到晋安分局说明情况。当天下午,他就被带到鼓山派出所置留室,那是一间12平方米的小屋,里面关了18个人,阴暗潮湿,臭气熏天,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再后来因为案件一直在调查审讯,陈信滔在看守所足足呆了三年,39岁的他头发竟全白了。

晋安分局给出的说法是:陈信滔和卞礼忠合伙敲诈勒索徐承平150万元。2001年7月23日,晋安分局向晋安区检察院送达移送起诉书,认定陈信滔犯有敲诈勒索罪。为了给外人造成陈信滔确属敲诈勒索团伙的印象,分局还将该案并到风马牛不相及的福州火车北站敲诈勒索案件中。

后来,陈的妻子林琼和律师多次去晋安分局讨说法,都无人受理。被关在看守所的三年期间,陈信滔经历过三次起诉,三次更换起诉书,六次退回补充侦查,八次开庭审理,两次发回重审。

在这期间,晋安分局的证据“补充”得越来越多:王振国(王振忠堂兄)等多人向公安机关提供了“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听到陈信滔向徐承平索要150万元”等证言。

峰回路转

2002年初,福建省公安厅分管刑侦的副厅长牛纪刚被任命为福州市委常委(后任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2·20枪案”也随之出现转机。

牛纪纲的到来,也让王振忠极度失落且手忙脚乱,“一正一邪,立见分明”。牛纪纲上任不久,就查处了福州多起腐败案,震动全国。陈信滔心中又升起了希望。

当时“2·20枪案”在公安局内部也引起了广大干警的猜测和质疑。陈信滔的家属经常接到福州市公安局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的鼓励电话。陈信滔说,他们一家人打心底里感激这些好心人。

王振忠出逃后,纪委对其调查也公开化。5月26日,福建省纪委、福州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专案组,调查王振忠的问题。

王振忠一跑,徐承平即以偷税罪被逮捕。尽管徐和王已落马,但刘雄等当事警察一口咬定卞礼忠是敲诈抢劫持枪拒捕、陈信滔是背后主谋,所以案子在此后近两年的时间里陷入泥沼。

直到2004年2月15日,福州市委政法委就本案召开第三次协调会,牛纪刚主持会议,他提出的三条意见成为真正的转折点:第一,有人一直想方设法要证明陈信滔有罪,但没有证据,你们为什么不查一查陈信滔无罪的证据呢?第二,北站的敲诈勒索案件和“2·20枪案”完全是两回事,就不要扯在一起了;第三,徐承平制造假案,还要加大力度查下去。

2004年3月4日,晋安区法院当庭宣判陈信滔兄弟无罪。法庭书记员请陈信滔写下他的感受,陈信滔提起笔,在判决书上重重地写下5个大字:“迟到的公正”。

出狱后的陈信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状,他提笔给公安部部长周某某写了一封信。

2004年3月30日,这是一个让陈信滔终生难忘的日子,公安部警务督察局副队长王志刚给他打来电话,说他的信部长已批示了,要派人来调查,让他近期不要离开福州。第二天,王志刚和另外一名同事来到福州,因为紧张害怕,陈信滔像秘密接头一样换了两个地方才和他们见面,两位警官听陈信滔讲述了3个小时。

4月1日,王志刚再次约见陈信滔,从此好消息不断。

据有关部门透露,福建省公安厅相关领导和福州市公安局长牛纪纲在案件分析会上表态。牛纪纲说:“这个案子还是让福州市公安局来办吧,请公安部相信福建省公安厅、福州市公安局有能力、有决心突破这个案子……”

在牛纪纲局长亲自部署、督办下,福州公安系统刮起“5·31风暴”——2004年5月31日,“2·20抢案”所涉警察刘雄、郑军、陈世滨、段海潮、魏凡灼、郑明、沈思忠、蔡剑锋、陈鸣、徐晨晖等十余人,被福州市公安局警务督察队控制起来,随即被“双规”。从此,敲响了“2·20假案”制造者的丧钟。

6月上旬,公安部纪委副书记、副督察长谢模乾来福州督察“5·22专案”(包括“2·20抢案”),他说:“2·20抢案,是一起非常重大、非常恶劣的警匪勾结案件。”

9月18日,刘雄、郑军两人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4日被逮捕。

2007年,这起警匪勾结案真相大白,福建省高院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偷税罪、诬告陷害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徐承平死刑。郑军(福州市晋安分局岳峰刑警中队原中队长)被判处死刑;刘雄(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被判处死缓。而幕后主使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振忠逃往美国后病死他乡。

案发14年后获得赔偿

2015年8月6日,也就是距离案发近14年之后,福州中院终于做出重审判决,认定陈信滔直接财产损失359.658万元,其中包括26辆被抢走的车辆、办公用品及其他损失。在间接损失上的认定上,驳回了索赔停业三年的损失,理由是证据不足,但考虑到财产损失发生在2001年,至今已经有十多年,为保障陈信滔的利益不再次受到损害,应以利息损失标准来计算间接损失,利息的损失是326.7624万元,合计赔偿损失为686.4204元。

至此,这起香港警匪片中才能出现的冤案算是了结了。整个过程可以用这几幅漫画来回顾: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