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炒股平台 > 覃宏,人物特稿|悲情覃宏:他是超前,还是超现实?

覃宏,人物特稿|悲情覃宏:他是超前,还是超现实?

作者:   来源:  热度:24  时间:2019-11-17







覃宏、王长田、倪政伟出席“金字奖”论坛,潘若简(左一)主持

覃宏、王长田、倪政伟出席“金字奖”论坛,潘若简(左一)主持

时代变了

过去抢名导演,现在抢好剧本

作为要为每一个电影项目拍板的电影公司老板,覃宏和王长田都逐渐意识到,中国电影行业正在悄悄发生改变,以前“抢导演”,现在“抢剧本”。

谈起“抢导演的时代”,王长田回忆说:“那个时候导演决定一切,我曾经想过找一些好的剧本,我们副总裁一句话就把我驳倒了,‘有剧本谁拍啊?’还得找导演。现在我们有一些大导演的签了约、付了订金的项目都停掉了,因为还是觉得剧本不好。现在不太可能去做一个剧本不好的项目了。”

覃宏认为编剧的重要性在提高:“以前跟导演沟通得多,现在更看重剧本的底子,反而是很多导演拿不出很好的本子”

编剧奇缺

100个剧本里只能挑出5部能看的

“编剧人才奇缺是现状。”每年都有无数的剧本通过各种途径递到王长田或者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手上,“100个剧本里能有5部觉得还可以的,就非常不容易了”。而有一些剧本没法儿拍,问题出在题材上,“科幻、玄幻题材的剧本就不好拍,因为中国观众还不相信中国能拍好的科幻片。还有题材找不到好演员,因为国内的演员选择的余地很少。或者找不到好到导演,比如魔幻题材就只能想到乌尔善,一亿五的投资,你敢放手去给一个新导演拍吗?”

覃宏觉得烂剧本最集中的特点是“没有逻辑”。在他看来,“人性、故事、思想性、台词、结构这5个方面对电影来说是最重要的。”覃宏也不忘夸夸自家投资的新片 《黄金时代》(许鞍华导演、李樯编剧):“剧本可以说是我认为中国电影从来没有的结构,时间空间感表演方式去都是不同的,明年上映后会是一部引起热议的电影。”

卧薪尝胆

《王的盛宴》和《匹夫》到底毁在哪儿了?

现场有学生提问让两位大佬谈谈自己“走麦城”的项目《王的盛宴》和《匹夫》,两人在台上都尴尬地笑了,但还是大方分享失败经验。

当被问到“为什么一直要投陆川的时候”,覃宏马上接话:“后边儿就不投了。”这一直白的回答也令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南京!南京!》之后陆川膨胀了”

《武侠》里被雷劈是剧本绝对没有的!”

最初让覃宏知道陆川的是《寻枪》,而《可可西里》则让覃宏非常喜欢,于是接连投了《南京!南京!》和《王的盛宴》,“陆川现场对剧本的改动非常大,《南京!南京》从剧本到成片是天壤之别。剧本里刘烨有完整感情线发展,被杀是临时拍的。但我至今认为《南京!南京》是个非常优秀的电影。”

覃宏认为陆川在拍《王的盛宴》时态度过于膨胀

覃宏忍不住主动提到了由星美投资、陈可辛执导的《武侠》:“还没说《武侠》呢,结尾被雷劈死了,是原剧本绝对没有的!金城武恢复了功夫,跟甄子丹、汤唯一起把王羽杀死了。”

覃宏得到的教训是,一定要把控导演严格按照剧本拍片。

“《匹夫》这个项目先天不足”

“开拍前1、2个月还没剧本,前5天定的主演”

谈起《匹夫》,王长田苦笑道:“每个人都会做傻事。”

王长田深感华语电影导演太少,一定要发掘新人导演,于是光线影业一连投了6、7部新导演的作品,杨树鹏的《匹夫》就是最早的之一。王长田只作为关注杨树鹏,是因为觉得《我的唐朝兄弟》还不错。这时,覃宏笑着插话,“这个是我弄的,你应该先跟我沟通。”

《匹夫》最终票房仅2400万

王长田检讨《匹夫》最大的问题是项目先天不足,“有其他导演已经把项目搭好了,结果演员换了,导演也撤了,但班底跟杨树鹏关系很好,杨树鹏是赶鸭子上架必须拍不可。还有1、2个月要开拍了,这片都还没剧本,但是我们找到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摄影——曹郁。杨树鹏口才非常好,在去取景地的路上给曹郁现编了个故事,打动了他。开拍前5天确定的主演,还有其他演员都没找到人呢。”

尽管光线影业使出浑身解数宣传《匹夫》,最终票房仅2400万,口碑也不佳,“全公司参与宣发的人痛哭流涕。对我的教训是:剧本不好一定不能怕,不好的电影肯定100%是剧本出问题。”

最佳示范

《泰囧》的剧本和拍出来的电影一模一样

“很多专业人才知识分子严重低估了《泰囧》的价值!”作为《泰囧》的出品人,王长田有话说,“它的剧本和拍出来之后的电影,是一模一样的。剧本的很多环节都经过精心设计,中国剧本有一个伏笔埋的好就不错了,它埋了很多个伏笔。好的喜剧电影是最难做的。为什么跑了那么多公司没人接也是很奇怪的。”

王长田还提到了同样由光线影业发行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电影也是跟李樯的剧本是一样的。”

未来计划

覃宏:就是要投艺术片去三大国际电影节拿奖!

王长田:“东方复仇者联盟”走一个?

谈起今后的制片策略,覃宏表示,除了将固定和李樯、陈可辛合作外,还买了一些欧洲小说版权,以便将来改编成电影。以热爱投艺术片著称的他,誓要将这一爱好进行到底:“投商业片赚钱了我还是要投艺术片的,我最大的愿望是去三大国际电影节拿奖。电影毕竟还是一种文化。”

王长田则笑言,虽然和覃宏是MBA同学和好友,但观点大不同,“每家公司定位不一样,我永远不会为获奖去拍片,不在于商业艺术,在于好电影。”王长田透露光线影业购买了金庸四部作品的版权,在当下古装片不景气的情况下,改编起来有难度,“但做一个‘东方复仇者联盟’,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光线还计划投拍饶雪漫的小说《左耳》,并由饶雪漫亲自编剧,“小说销量1100万,比《小时代》和《致青春》都高,我让大家给我推荐演员,转发评论5万条。饶雪漫的剧本第一稿就很好,很惊喜,是我看到的剧本中前10%的。昨晚看了第二稿,又进步很多,现在在改第三稿。”

本文转自腾讯(文/陆姝)

-------------关于Oh,4K--------------

关于我们:

OH,4K! 是由HomeboyCine Studio调色工作室和远景电影工作室组成。我们主要提供电影,广告,MV的后期调色,在此基础上为高端客户提供贯穿前后期的色彩解决方案。针对4K技 术,我们提供完整的4K DI服务直至4K影院DCP制作。OH,4K!则是把我们工作中的经验和收获和大家一同分享的平台。

调色作品详见:

http://homeboycinestudio.diandian.com

直接点击页面底部的“阅读原文”即可进入。

调色业务联系:

邮箱:mr_insist@163.com

电话:13911101120

欢迎关注我们:

微信号:oh4k-oh4k

扫一扫:

搜狐娱乐讯(黄杰/策划 背背山/统筹 秦川玺/文)

  在中国电影行业,现在心情最复杂的大佬,应属星美影业的总裁覃宏。

  一方面,星美在国庆档同时有两部主控\参与投资的电影上映,分别是《亲爱的》和《黄金时代》——这两部电影的总体票房加起来尚不到《心花路放》的1/2,《黄金时代》更是惨淡到“1天难赚1000万”;但另一方面,同样是星美投资的《夜莺》,即将代表内地冲奥;《黄金时代》,则将代表香港地区冲奥。

  这也不是覃宏第一次为“文艺情结”悲情买单:投资据称有3000万的《无人驾驶》最终在“电影票房查询”网上的票房1600多万;成本在1.8亿左右的《武侠》最终票房在1.7亿左右;《杀生》的投资数字不详,网上有数据说在千万上下,最终票房约为2000万;投资据称近亿的《王的盛宴》最终票房也只有8000万上下……

  某种意义上,覃宏似乎扮演了“悲情文艺英雄”的角色,但另一部分人却认为他并不是合格的“电影投资人”:“不具备与理想\情结对等的品味和能力”。搜狐娱乐的记者先后采访了曾与覃宏合作过的导演与工作人员,翻阅了覃宏这些年在媒体上的访谈录,他们眼中的覃宏,以及覃宏眼里的自己,也许和我们事先预想的都不同。

  难以置信的慷慨

  9月初的威尼斯电影节,在覃宏的安排下,邀请在威尼斯的国内记者、电影从业者们吃了一顿晚宴。第二天,这家餐厅服务员们,还因昨天的那笔不菲的Tips(小费),正向中国客人大谈这位中国老板的慷慨。

  在很多人眼里,覃宏是一个慷慨的人。威尼斯期间一共去了十位主创,算是有史以来去往电影节主创最多的中国剧组。每个人的差旅接待费用不菲,中间也自然有些来往上的权衡,但经纪人们说,只要找到覃宏,都能爽快地得到解决。据说,他还给每位演员发了“零用钱”、为李樯的游玩专门安排了陪同。

  在电影投资上,覃宏的“慷慨”更被津津乐道。 陆川曾经拿着《王的盛宴》的剧本同他开会,原本的想法是做一个低成本、更文艺的电影。覃宏反驳,“那不行,你再拍个大的。”最终这部电影的投资在8000万左右。而《黄金时代》最初找到覃宏那里时亦如此。据说这部电影最初粗略估计的预算是4500万,覃宏说“你不用管,我来做这些关于钱的事情。”三个月左右的预算核算后,这部电影的制作费用最终定为6500万元,比“原计划”多出了2000万。

  为什么会给导演们这么多钱拍电影?覃宏自有理论,2011年的戛纳电影节,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应该给这些导演一个相对宽松的创作条件,给更多的钱,就会得到更好的品质:“有些艺术片导演几百万就能拍一个片子,那我们何不给他们在技术上以更大的支持,比如使用更好的设备,请更好的摄影师、服化道等,在影片品质上得到提升。”

  但从“唯票房论”的角度来看,他投资的这些电影成功案例并不多:《王的盛宴》总票房8000万左右,刚收回制作成本,而《黄金时代》目前票房刚破4000万,还在艰难入账中。正因为票房的失败,覃宏再一次陷入了外界的舆论质疑声中。有人觉得,他对市场判断不准确,有人据此认为,他对预算控制不当,是这些电影“失败”的核心内因。

  “不差钱,特别爽快”

  对于覃宏的文艺情怀、成长背景,几乎找不到相关的采访信息,他也似乎对自己过往的人生经历相当谨慎。据悉,覃宏的家庭背景并没有那么显赫,有一个哥哥叫覃辉,兄弟一起奋斗到现在。《财经》杂志曾写过《天上人间覃辉覃宏兄弟传奇人生》,在这片文章里,能一窥覃式兄弟过往的经历。文章中的覃辉是一个非常精通于资本运作的生意人,并被形容成一个精通各种“手段”的聪明人。而对于覃宏的介绍则少之又少,只知道他一直“主内”,负责运营和管理层面,很少跟钱打交道。

  不用担心找钱的问题,似乎也印证了覃宏身上那生意人少有的那份“文艺气质”是从何而来。覃宏唯一一次谈到钱,是2011年的一段采访内容,他说,“任何上市的公司,包括星美,可以动用的现金量还是小,在十亿左右,今后三到五年,不光是星美,所有的公司可能可以动用的现金量会在几十个亿。那时候真正的大制作、大作品会层出不穷。”在2011年,十亿的现金量其实已经不算小量级了。

  覃宏不差钱,也更舍得花钱。圈内只要与覃宏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他非常爽快、磊落、讲义气,这点从导演曹保平以及公司员工、与他合作过的人那里纷纷得到了印证。在他初涉电影投资领域之时,更是明显,有些项目,仅仅是因为朋友来找他帮忙,他就会一口应允——

  2010年,走文艺片路线的星美发行了《三笑之才子佳人》,这样一部郭德纲自导自演的喜剧片,在口碑和票房上双双惨败。尔后有记者问覃宏,他说,“当时也是因为星美有院线嘛,其他的投资方希望星美介入,帮助投资包括发行这块,也是朋友的情谊吧,我就也帮着做了。”

  而据说汤唯、玄彬主演的韩国电影《晚秋》,是曾任过星美影业总经理的电影人张红艳执意引进的,彼时业界普遍不被看好,后来,张红艳找到覃宏那里,覃没有推辞,承担下这部片子的发行工作。所幸,这部片子最终票房接近七千万,是盈利的。

  信任人,还是过度信任?

  作为老板,覃宏太豪爽、太讲义气,但作为投资者,光有钱和热情还远远不够。最好的例子在他对电影《无人驾驶》的判断上:他最喜欢看的电影之一是《撞车》(曾获第78届奥斯卡最佳电影奖),所以当年张扬带着《无人驾驶》的剧本找到上来时,覃宏觉得与《撞车》很像,当即决定投资。聊起这段往事时,覃曾对媒体说:“我看了看剧本,是有问题,但是慢慢再调,最后成片的效果一般吧,我觉得也不能说不好,也不能说好”。

  从结果上来看,《无人驾驶》不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乏善可陈,覃宏谈起它的口吻,也是风轻云淡的。事实上,在公众面前,覃宏很少承认失败、也很少去说自己的合作者的不好。只有事情过去很久之后,他才会说上一两句。另一部他承认“有些失败”的电影,是陈可辛的《武侠》——“《武侠》原来剧本里是金城武会功夫,最后他和甄子丹、汤唯3个人一起把王羽打死了,不是现在这样被雷劈死。”事后覃宏这样总结道,然而,这并没有影响他对陈可辛的信任,还是投了他一部又一部的电影。

  在身边工作人员的描述中,覃宏很容易相信他的合作者,比如陈可辛、许鞍华、李樯,还有曾经的陆川。他曾说过,“这个行业就是在抢资源,我们为了长线的发展,会去选择一些年轻的编剧与导演,支持他们从几百万的片子拍起。”而事实上,只要是他看好的导演、编剧,都会有进一步的合作。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对陈可辛的持续信任。从《如果爱》开始,哪怕《武侠》没有挣钱,他还是继续参投了陈的下一部片子,也就是赚得盆满钵满的《合伙人》。

  但覃宏看人也时常有失败的时候。与张杨的《无人驾驶》并不理想,但据说,这也并不是他最后放弃与张扬合作的真实原因,让两人渐行渐远与两人志向不同有关。相比之下,覃宏与陆川之间的“纠纷”,则更容易被摆到台面上来说。

  曾有人私底下问过覃宏,为何当初如此信任陆川,覃宏回忆起了自己在加拿大逛音像店时的经历,他说,那时整个DVD展架上全是外语片,只有一部是中国的,就是陆川的《可可西里》。于是他决定,以后无论这个导演拍什么片子,他都要参投。回国后,覃宏找到了陆川,然后就有了《南京!南京!》。

  “在《南京!南京!》之后其实有一段时间我们也是很冷淡的,很淡漠的。我觉得背后的故事就不要讲了”。据知情人透露,《南京!南京》的合作经历并不算愉快,但他之后还是选择了继续投陆川的《王的盛宴》。但这次合作,似乎也并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覃宏曾说,自己在这部片子开机之后,就发现“出问题”了。但直到电影上映一年之后,他才在一个论坛上谈到“问题”出在哪了:

  “人都有膨胀期,从剧本到成片却是天壤之别,原来虞姬是女一号,现在是连一句台词都没有。”覃宏在论坛上这样说道。在他看来,陆川拍《王的盛宴》时,工作态度完全没法跟《南京!南京!》的时候比。这才导致了两人此后的“决裂”。而覃宏给陆川的公开建议是:第一是望陆川导演能沉淀下来,能在电影上面有更多的钻研吧,第二就是当时出现了不正常的现象,“《王的盛宴》是不好,但是没那么差,可是群起而攻之的现象,我跟陆川说你需要反思的,为什么这些人群起而攻之你?”——但现在再说这些,恐怕也都晚了。

  不认为“票房差=亏本”

  而他对电影预算的控制力真的如外界诟病的那么差么?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参与者告诉我们,该片所有的预算都是经过风险评估之后所作出的决定,也就是说,《黄金时代》是经过风险评估之后被认定为可操作的。并且,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并不存在超支、超期的情况,《黄金时代》的操盘是绝对成熟的,“从2012年12月12日开机,到12年春天关机,是严格按照规定时间的杀青,而且没有超支。”

  至于票房的数字,这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工作人员觉得,大家的判断标准是不一样的,“挣钱的计算方法不一样而已”,这与覃宏的观点一致,都是“唯票房论成败”的反对者。如今的内地电影市场正处于残酷的“丛林期”,票房差=电影失败=老板亏本,这是业界已经默认的不成文规则。但覃宏却永远爱用经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来举例来反驳:“当时在美国上映的票房是非常低的,但是通过长期的观看,后续的收入远远大于了当时票房的收入。”他所指的“后续”,其实就是版权收入。“一部好电影会不断地被人拿去观看,我觉得随着中国版权保护意识的增强,优秀电影的版权都会有非常不错的未来。”在大环境着力于看重票房这可能是唯一的收入的当下,覃宏却将希望寄托给了未来。

  无论如何,虽然在商业票房上遭遇失败,但在刚刚公布的第51届金马奖入围名单里,《黄金时代》入围了包括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在内的五个奖项领跑,赵薇也凭《亲爱的》提名影后,还有《不能说的夏天》获得包括最佳男配在内的三项提名。整个金马奖,星美的这三部片子就包揽了9项提名。另外,《黄金时代》与《夜莺》(同样由星美投资)成为了代表中国香港、内地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评选的电影。这也意味着,他选项目的眼光,从艺术质量上而言,并没有那么差。

  问题来了,他到底为什么这么热衷文艺片

  圈中传说,《泰囧》等后来票房赚翻了的项目,当初也都曾试着和他谈过。但为什么覃宏仍然一心只想扑在文艺电影上呢?他也曾在不同的媒体上表露过不同层面的原因。

  “商人也是商人,但我们不能丧失自己的文化吧。”,这是覃宏曾经说过的,或许代表了他做电影的初心。从个人层面上来说,他更看重电影在文化上的意义:“电影的有着特殊的双重属性,既是商品又是文化。我更喜欢一些能经得住历史考验与传承的电影,反映当下的社会风貌也好,反映过往的时代变迁也好,或者反映人性中向善的东西也好,这都是我比较偏重的东西,也是我要弘扬的、一直坚持的电影类型。”——这是前不久,覃宏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出的话。

  不难看出,他投资的影片,绝大多数都满足这样一个条件,《南京!南京》反思历史,《青红》反思社会,甚至《亲爱的》着力于打拐题材,而《黄金时代》则在电影的艺术性层面走得更远。

  据说,当时覃宏在香港看完《黄金时代》的粗剪之后,拍桌子大喜,说,这就是我一直想拍的电影。后来接受采访时,他说:“《黄金时代》在艺术创作上要求去商业化,但在营销上我却要放大商业化,艺术片就一定没有市场吗?观众就一定只看打打杀杀、嘻嘻哈哈的电影吗?我们愿意做其中艺术电影市场的开拓者和领军者。”

  就在前两天曹保平和覃宏吃饭时,他俩还探讨了《黄金时代》票房失利的原因。当时两人都谈到,如果把它剪短成两个小时,可能票房会好很多,“当时覃宏马上接话,说可这样的话,我就没有必要做这个事情了,如果把好的表达放弃了,那又何必选择拍?”,曹保平回忆道。曹评价覃宏:“他更像一个文艺青年,而不像一个商人。任何一个公司,不关你事什么样的气质,你还是要考虑一个利益,是很重要的指标,他也不是不在乎这个,可他更在乎情怀和文艺理想上可能。”

  2010年,覃宏给星美勾勒的蓝图是“未来聊起星美,一定会聊起星美有哪些优秀的导演、优秀的电影,甚至优秀的演员。”4年以来,覃宏几乎与市面上最有商业潜力的文艺片导演合作了个遍,在唯票房论成败的中国影市,毁誉参半,一路熬到今天还是这样:《黄金时代》“倒下了”,《亲爱的》“站起来了”。

  我们更容易将这样的结果直接归因在覃宏的决策层面上。然而,不能忽视的是,整个电影大环境所体现出来的弊病,也简介导致了这一尴尬的结果。如果将中国商业片片市场比作一个小学毕业的学生,那么中国文艺片市场就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导演能力、题材局限性、观众爱看程度,以及院线排片,都面临着太多环节上的困难。在这样恶劣的商业环境下还在坚守这不大的市场份额,就好比在冰柱上舞蹈,禁锢太多,容易跌倒。不过,这或许也正是覃宏在这一行坚持那么久的野心:希望有一天能证明给大家看,这支舞要是跳好了,可比其他公司的广场舞惊艳多了。

  据说,有变化了?

  作为大佬的覃宏,最近在风格上似乎略有转变。

  从许鞍华的《黄金时代》开始,他要求制片、营销宣传等工作人员跟组,把控预算监督拍摄。现在,覃宏会参与到每部重要电影的制片环节。

  在过去,如果他投资的电影遇到了审查的问题,他会拍胸脯说“我来搞定”——据说《杀生》在上映前就曾面临这样的情况。但如今,覃宏觉得自己应该在拍摄期间,就预防这样的情况。就在今年七月份,他做客某网站,聊起了自己的制片送审心得:“很多影片我都是直接去沟通,包括台词怎么改。比如在电影上你可以说‘朝代’,你不可以说‘族’,一说‘族’就涉及到民族问题了,这个词你们一定要去规避的。我也看到有一些影片,有一些导演去拍一些裸露镜头,我说你们这是自己在自淫呢,你明明知道上映之后被剪到,拍它干嘛呢?我说换一种表演方式吧。”在不断的“撞南墙”后,覃宏也似乎开始摸到了一些门道儿。

  经历了这么多合作者,目前覃宏正看好的,是曹保平——又一个具备文艺气质、被业内严重看好的导演。

  前不久,覃宏看了一百零三岁的钱钟书之妻杨绛写的《我们仨》。这本书以简洁的语言先后回忆了离杨绛而去的女儿钱瑗、丈夫钱钟书其人其事,书中全是三人生活的点滴。即便杨绛晚年生活遭遇了太多风雨,但覃宏觉得,整本书里面没有抱怨,是值得佩服的人生境界。

  他不吝啬于在媒体面前表达自己的爱国情怀和对这本书的喜爱,覃宏说:“其实我如果要入国外籍,我早有可以入了,我不入的原因就是说,我不想丧失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身份,我还是比较爱国的。看了杨绛的那段东西,当时感慨挺多的,《我们仨》如果能让拍就好了,让许鞍华导演来导,这么多好的一部电影啊!”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