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新股申购 > 王怀南, 宝宝树王怀南:不会在公司还需要我时离开 人才优化是传统

王怀南, 宝宝树王怀南:不会在公司还需要我时离开 人才优化是传统

作者:   来源:  热度:46  时间:2020-06-10







雷帝网 乐天 3月26日报道3月25日,宝宝树创始人兼CEO王怀

雷帝网 乐天 3月26日报道

3月25日,宝宝树创始人兼CEO王怀南针对高管离职问题作出回应。他表示,宝宝树2007年创立起至今13年,这期间,有些老员工因为健康、家庭、事业等个人原因离开,自己都能理解支持,也很感恩,他们曾为宝宝树立下过汗马功劳。

“同时,我们一直坚持从文化和业绩两个角度去衡量每一位同事,优化也是持续不断的。随着各个阶段对人才需求不同,也有更多新同事加入。在提高人才的优秀程度方面,我们是非常坚决和大胆的。”

谈及上市以来宝宝树的股价表现时,王怀南说,上市融资不是最关键的,反而是通过IPO方式倒逼企业变得更成熟,以及在战略、人才、管理上进行大面积优化升级。相应地,好的坏的都会得到放大。

“宝宝树在2018年11月上市时,当年的资本市场非常冷,有企业望而却步,也有企业一直往前走。”王怀南称,上市以来,宝宝树不缺柴火和粮食,有足够的现金支持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安安稳稳做事。

王怀南表示,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抱团取暖冲出去,母婴赛道会更有希望。“我们的定位应该不止狭义的母婴赛道,很可能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在母婴赛道上,外部合作伙伴很可能未来会成为我们今天定义的竞争对手。”针对宝宝树未来的发展,王怀南希望继续拓宽用户年龄段、进军国际市场、完成线上线下融合。

此次突发疫情,宝宝树和股东复星一起做了很多事情,包括联合品牌给湖北地区很多医院配送了很多母婴物资。谈及与复星的关系时,王怀南说,复星从入股第一天开始,就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人。

“这次疫情中,我作为复星全球合伙人,感受到了复星在全球的执行力。这期间,如同进入战时状态,调动全球资源支持国内国外,这都源于多年的国际布局。”

此前,网上有很多传闻,甚至说王怀南曾考虑加入电子烟公司 Juul。王怀南则回应称,自己去年就说过,宝宝树和宝宝树创始人,是像胎记一样抹不掉的存在。“我不会在宝宝树还需要我的时候离开。即使有一天宝宝树不需要我了,我也需要宝宝树,所以我不会去做别的企业。”王怀南说,现在这个新阶段,思考的还是宝宝树国际化和大公司管理方面的内容。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为头条签约作者,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 图源于图虫创意

? 作者|芥末堆 肥狗

? 来源|芥末堆看教育

芥末堆3月25日讯,芥末堆今日从宝宝树方面得到确认消息,宝宝树CTO詹宏勇已于近日正式离职,新任CTO为乐一帆。除此外,宝宝树原业务高管团队中,包括原副总裁兼商业总负责人魏小巍、广告业务总负责人陆烨玮、产品运营总负责人唐桦也已离任。

目前,原业务团队高管中,仅有电商业务总负责人郭颖在任,但已转岗CHO(首席人力资源官)。

对此,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回应称,宝宝树创业至今已有13年,这期间有些老员工因为健康、家庭、事业等个人原因离开。同时,宝宝树一直从文化和业绩两个角度去衡量每一位同事,因此这里面的优化也是持续不断的。随着各个阶段对人才需求的不同,现在也有更多的新同事加入。

除了高管团队变动,去年9月还曾传出创始人王怀南拟套现出走,任美国电子烟品牌Juul中国区CEO的消息。王怀南当时进行了直播辟谣,称不会去做别的企业。

今日,王怀南再度回应称,Juul确实是一个革命性的行业。事实上,除了Juul,还有一些国际公司都曾找过他出席中国负责人,但他不会在宝宝树还需要他的时候离开。现在这个新阶段,他思考的是宝宝树国际化和大公司管理方面的内容。

此外,王怀南个人资产已被申请冻结。2019年10月16日,宝宝树股东之一宁波招银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或冻结王怀南的5226.55万元财产,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并开始执行。

对于个人资产被冻结一事,王怀南表示,个人的精力还是放在宝宝树战略和运营上,至于其他个人的和公司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了,与上市公司无关。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0月,宝宝树集团发布公告称,获主要股东复星国际增持公司股份。Tenzing Holdings 2011,Ltd.(简称Tenzing)按4560万港元将持有的2000万股股份转让给复星国际,相当于公司已发行总股本约1.18%。

交易完成后,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所持股份从25.45%减少至24.27%,复星持股从23.48%升至24.67%。复星取代王怀南成为宝宝树最大股东。

关于外界传闻复星介入宝宝树运营一事,王怀南表示,复星并没有介入到公司的具体运营,所有股东主要还是赋能状态。宝宝树和复星一个是线下企业,一个是线上企业,目前正大力进行线上线下的融合。

宝宝树是一家互联网母婴社区平台,于2018年底在港交所上市。今年1月宝宝树发布业绩预告,称2019下半年亏损将较上半年有所增加,主要原因是收入减少而开支增加。宝宝树2019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上半年营收2.4亿,同期下降40.9%,亏损9830万元。

截至今日收盘,宝宝树股价上涨2.13%,报0.96港元/股。

芥末堆 记者

先把自己唤醒

推荐阅读

你“在看”吗?

原创:南旭                编辑:木毅制图:青枫                校对:子云

近日,宝宝树CTO詹宏勇正式离职,新任CTO为乐一帆。宝宝树高管离职在其上市后频发不止。而CTO的离职也就意味着宝宝树原业务高管团队已几近全部离职。

众所周知,如果把企业比作一栋大楼,那么员工就是那坚不可摧的基石。而宝宝树不仅频繁更换高级管理人员,还于2019年9月份进行了一场大规模裁员,其中技术团队裁员50%,内容运营团队裁员30%。而在同期宝宝树的创始人王怀南就抛售过手上约2000万股股份,同时加入了美国电子烟企业Juul任中国区CEO。高管动荡不安、大规模裁员和创始人的离职套现给上市后的宝宝树盖上一层层灰霾。如今高管团队分崩离析不说,又传来了王怀南被法院冻结个人资产的局面。申请冻结王怀南资产的是宝宝树股东之一宁波招银首信投资合伙企业。宁波招银为保自己财产不受损,便于2019年10月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查封、冻结王怀南的5226.55万元财产,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并开始执行。早在2016年5月,宝宝树在完成由复星领投的近30亿元融资时,宁波招银首信作为投资方出资1.89亿成为宝宝树的投资股东,同时招募书中披露王怀南个人也进行了达5个多亿的增资。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王怀南增持资金全部来自于向股东借钱,自己并未出资,是以股权为质押,而质押率为两倍。为此,宁波招银通过法律程序为自身争取权益更凸显宝宝树目前的处境艰难。管理层频换血、大面积裁员、抛售股票,作为曾经被复星手捧并风光无限的母婴平台宝宝树,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而实际上,创立于2007年从社区平台起家的宝宝树发展历程,确实让人一言难尽。2017年与美国美泰公司达成合作的宝宝树,高调宣布要在3年内开设3000家早教中心,但截至2019年9月,所开设的早教公司“乐乐树”仅在上海有两家店。2018年6月,阿里想要收割母婴流量,就把目标锁定在宝宝树身上,并在同年11月,助推宝宝树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母婴社区第一股”。而后,宝宝树将电商业务托养于阿里巴巴,表示阿里巴巴的加入可以降低宝宝树的运营成本。然而,根据近两年的财报来说,阿里巴巴的加入似乎并没有提高宝宝树的盈利能力,只是充当了阿里的导流工具,宝宝树电商版块持续亏损,唯一的收入路径就是广告。据2018年财报显示,宝宝树与母婴并无直接相关的广告收入占广告总收入的百分比由2017年的22.8%增加至2018年的27.4%,其中来源于阿里巴巴的广告收入为人民币44.9百万元,占广告总收入的7.5%。此外,为进一步扩大投资规模,走向国际化的宝宝树,不顾2019年股价下滑的大趋势,先后任性完成了四次大规模收购。结果可想而知,这些都未给宝宝树的收入带来改善,广告依旧是其主要收入来源。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宝宝树曾暗中多次发力,但也都无济于事。实际上,宝宝树近几年的业绩其实一直都在亏损。上市前的2015—2017年间,净利润率分别为-143.2%、-183.3%、-124.9%,2019年上半年营收增速更是下滑40%,净利润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上市不到一年半的时间,股价从6.8港元跌至0.93港元,跌幅超86%。短短几年间,百亿市值蒸发7成。对此,宝宝树似乎陷入了“越做大、越亏损”、“跌跌不休”的怪圈,不知道这样的宝宝树还能撑到什么时候?此文为母婴前沿编辑南旭撰写,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一分钟了解母婴前沿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