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炒股平台 > 忍者在中国完整版在线观看,忍者在中国1986国语,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

忍者在中国完整版在线观看,忍者在中国1986国语,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国语全集,忍者在中国

作者:   来源:  热度:5  时间:2020-02-24







点击上方“我的鸡8岁了”可以订阅哦!导演:陈凯歌

点击上方“我的鸡8岁了”可以订阅哦!

导演:陈凯歌

主演:王宝强 郭富城 张震 林志玲 范伟 元华 王学圻 吴建豪 陈国坤 林雪 李雪健 田壮壮

时长: 111分钟

地区:中国大陆

类型:剧情 动作

年代:2015

剧情介绍:

《道士下山》讲述的是民国时期,外敌入侵,军阀混战,乱世中各类江湖人物纷纷登场。一个不堪忍受山中寂寞的小道士何安下偷偷下山,结果遭遇到一系列诡异奇 幻的人物和事件。无心之中,他被卷入太极门掌门之争,并与来华偷师的日本忍者对局。后中统特务欲招揽其做间谍,他却利用这个机会帮京剧武生查老板截杀特务 头子报夺妻之恨。何安下周旋于中统、纳粹博士、日本人和江湖之间,经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人物和事件,慢慢领悟武术的至理,而他的人生也永远的改变的故事。

▼▼▼▼▼点击【阅读原文】开始观看吧▼▼▼▼▼

题图 / 集英社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有了制作委员会“一条龙”服务,那就该干嘛干嘛呗! 上周,ACGx在《欠的电影票,你还不还》一文中,曾对博人传的国内票房不看好。一周过去了,上映6天7000万这个成绩,就火影在国内的“民工漫”地位而言,确实是个不太好的数字。媒体将博人传进入国内电影市场称作是测量二次元概念到底在中国有多高的一次试验,而ACGx却认为,单用一部影片的票房来衡量中国的二次元市场,有些单一了。火影输在宣传寥寥,外加盗版横行每年进入中国电影市场的国外电影,有接近一半是批片。批片就是进口买断片,国内片商把电影的国内放映权从国外片商处买断,国外片商不参与中国票房分成。观众所能看到的日本动画电影,全都是批片。《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引入国内后,它的上映宣传、周边发售全部都要靠国内发行商自给自足。所以,博人传在国内的宣传和集英社、Studio Pierrot没半毛关系,上映前唯一得到的日本方支持,只能看到岸本齐史手绘画稿祝贺电影在中国上映。连载16年来,在国内拥有80后、90后、00后过千万的粉丝,剧场版首次进入国内应该会获得相当不错的粉丝捧场——这大概是宣传发行方打得稳稳的算盘,所以手握火影这个超强IP,协助宣传方星乐伟业也并未进行大规模宣传,而是连同腾讯的火影手游一起进行影游联动宣传。在1月火影手游的火影粉丝庆典火影祭上,公布了博人传电影上映的时间;在2月18日当天成都、兰州等几个城市的电影院里,发行方举行的火影之夜中也有火影手游的二维码宣传。 影游联动固然是个宣传的好方法,不过就网络上看到的火影之夜现场视频来看,并不像各大网站宣传稿中所提到的“空前盛大”,其宣传规模和火影“民工漫”这个称谓完全不符。除开宣传外,对票房最大的影响,是比上映时间提前了一个半月出现在网络上的剧场版高清盗版资源。即使是在电影上映的这一周,淘宝上1块1个的盗版网盘在线观看依然有销量。再看买家评论,其中不乏去电影院看过一次再去淘宝购买盗版在线观看的买家,足见火影剧场版对粉丝吸引力其实是很大的。淘宝上出售的盗版博人传资源好评满满进入中国市场单打独斗,还是不行滴火影的动画公司Studio Pierrot的中国子公司皮乐中国网站上有这样一段话:皮乐中国将在2016年推出各类《火影忍者》正版授权商品及主题活动。不过还在网上可以查阅到一条新闻:小白龙动漫参投博人传,取得电影衍生品2016年的商品运营权。这也证明,博人传的上映宣发工作只是中国发行方独立进行,不过至今也没有看到小白龙动漫所说的要在淘宝、京东进行的博人传电影衍生品众筹,如果在电影下映后再放出衍生品众筹,缺失了电影上映的热度,观众对于衍生品的热度可要降低不少。漫画完结后,淘宝的火影搜索量呈逐渐下滑趋势在之前,ACGx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日本制作委员会的文章,火影每一部剧场版的背后,也都有一个庞大的火影忍者制作委员会,制作委员会名单上的这些公司,为火影这个IP以剧场版为载体的热度延续保驾护航。在博人传中,制作委员会包括岸本齐史、漫画的出版方集英社、动画制作公司Studio Pierrot、动画播出方东京电视台。制作委员会为博人传的动画制作、宣传发行、衍生品监督、电视台和网络播放等火影IP的二次利用,将这个16年IP的版权价值转化为经济价值,实现了完善且成熟的“一条龙”服务。所以,即使在火影漫画完结了半年以后,熟悉日本二次元市场的制作委员通过各种手段将IP热度延续下去,还是可以让博人传在日本取得高达22亿日元票房。反观中国,片方只是买断了电影的国内放映权,面对这个虽有机会却并不成熟的中国二次元市场,片方的过度自信宣传,使得正版博人传完败给了盗版市场。动画电影只是ACG产业链中的一环,所以ACGx认为,用博人传的国内票房来测量二次元概念在中国到底能有多高,这个条件并不完整。中国拥有上千万的火影粉丝,然而以批片形式进入中国电影市场的博人传,在面对铺天盖地的盗版影片资源、侵权游戏、盗版衍生品时,独立作战注定势单力薄。无法干过盗版,那么就做好营销说到这里,必然会有人提到去年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和《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两部电影票房分别是去年批片的第一和第六。要知道在这之前,哆啦A梦剧场版有3部登陆过中国,而柯南有2部,由于票房都不佳,很多影迷根本不知道。而去年这两部动画电影可以说在宣传上做足了功夫。《哆啦A梦》尽管延迟了接近1年才上映,然而却进行了非常完善的电影营销。同样主打情怀牌,蓝胖子的背后有个强大的营销团队,通过线上线下话题互动营销,借势麦当劳、vivo手机、加多宝凉茶、Uber、淘宝等品牌营销,以及节日话题营销,最终收获了5.3亿人民币票房。哆啦A梦和加多宝的营销再看看柯南的海报,最下面各种合作媒体、品牌超过50家,它的营销工作做得不比哆啦A梦差多少。《业火的向日葵》合作伙伴有Costa Coffee、静佳、中信银行、锐志汽车这些传统行业当国内批片制度在短期无法改变时,妄图拔高日本动画电影进入国内市场的意义,期望用几部日本动画电影在中国实现正版颠覆盗版这个庞大的目标,是明显不现实的,何况每年国内还有更多的皮克斯、迪士尼、梦工厂动画电影“躺着”就能分走大量票房。而一旦引进一部拥有众多粉丝的情怀向日本动画电影,就以为稳握了上亿票房这样的想法,更是不对的。怀揣美梦,不如踏踏实实地做好电影营销,毕竟粉丝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这原本就是日本动画电影的一个最大优势。接下来马上要上映的《圣斗士星矢》同样也是情怀电影,由于电影本身的原因,其国内票房不佳是注定的(在日本票房也才2.1亿日元)。不过,对该片的内地协助宣传方——才进入电影市场没多久的阿里影业来说,这是一次尝试在二次元市场宣传动画电影的机会。拥有这样的机会,在尝试中失败,在失败中成功,国内的动画电影市场才能逐渐发展起来。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媒体将博人传进入国内电影市场称作是测量二次元概念到底在中国有多高的一次试验,而ACGx却认为,单用一部影片的票房来衡量中国的二次元市场,有些单一了。

火影输在宣传寥寥,外加盗版横行每年进入中国电影市场的国外电影,有接近一半是批片。批片就是进口买断片,国内片商把电影的国内放映权从国外片商处买断,国外片商不参与中国票房分成。观众所能看到的日本动画电影,全都是批片。《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引入国内后,它的上映宣传、周边发售全部都要靠国内发行商自给自足。所以,博人传在国内的宣传和集英社、Studio Pierrot没半毛关系,上映前唯一得到的日本方支持,只能看到岸本齐史手绘画稿祝贺电影在中国上映。连载16年来,在国内拥有80后、90后、00后过千万的粉丝,剧场版首次进入国内应该会获得相当不错的粉丝捧场——这大概是宣传发行方打得稳稳的算盘,所以手握火影这个超强IP,协助宣传方星乐伟业也并未进行大规模宣传,而是连同腾讯的火影手游一起进行影游联动宣传。在1月火影手游的火影粉丝庆典火影祭上,公布了博人传电影上映的时间;在2月18日当天成都、兰州等几个城市的电影院里,发行方举行的火影之夜中也有火影手游的二维码宣传。影游联动固然是个宣传的好方法,不过就网络上看到的火影之夜现场视频来看,并不像各大网站宣传稿中所提到的“空前盛大”,其宣传规模和火影“民工漫”这个称谓完全不符。除开宣传外,对票房最大的影响,是比上映时间提前了一个半月出现在网络上的剧场版高清盗版资源。即使是在电影上映的这一周,淘宝上1块1个的盗版网盘在线观看依然有销量。再看买家评论,其中不乏去电影院看过一次再去淘宝购买盗版在线观看的买家,足见火影剧场版对粉丝吸引力其实是很大的。

淘宝上出售的盗版博人传资源好评满满进入中国市场单打独斗,还是不行滴火影的动画公司Studio Pierrot的中国子公司皮乐中国网站上有这样一段话:皮乐中国将在2016年推出各类《火影忍者》正版授权商品及主题活动。不过还在网上可以查阅到一条新闻:小白龙动漫参投博人传,取得电影衍生品2016年的商品运营权。这也证明,博人传的上映宣发工作只是中国发行方独立进行,不过至今也没有看到小白龙动漫所说的要在淘宝、京东进行的博人传电影衍生品众筹,如果在电影下映后再放出衍生品众筹,缺失了电影上映的热度,观众对于衍生品的热度可要降低不少。

漫画完结后,淘宝的火影搜索量呈逐渐下滑趋势在之前,ACGx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日本制作委员会的文章,火影每一部剧场版的背后,也都有一个庞大的火影忍者制作委员会,制作委员会名单上的这些公司,为火影这个IP以剧场版为载体的热度延续保驾护航。在博人传中,制作委员会包括岸本齐史、漫画的出版方集英社、动画制作公司Studio Pierrot、动画播出方东京电视台。制作委员会为博人传的动画制作、宣传发行、衍生品监督、电视台和网络播放等火影IP的二次利用,将这个16年IP的版权价值转化为经济价值,实现了完善且成熟的“一条龙”服务。所以,即使在火影漫画完结了半年以后,熟悉日本二次元市场的制作委员通过各种手段将IP热度延续下去,还是可以让博人传在日本取得高达22亿日元票房。反观中国,片方只是买断了电影的国内放映权,面对这个虽有机会却并不成熟的中国二次元市场,片方的过度自信宣传,使得正版博人传完败给了盗版市场。动画电影只是ACG产业链中的一环,所以ACGx认为,用博人传的国内票房来测量二次元概念在中国到底能有多高,这个条件并不完整。中国拥有上千万的火影粉丝,然而以批片形式进入中国电影市场的博人传,在面对铺天盖地的盗版影片资源、侵权游戏、盗版衍生品时,独立作战注定势单力薄。无法干过盗版,那么就做好营销说到这里,必然会有人提到去年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和《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两部电影票房分别是去年批片的第一和第六。要知道在这之前,哆啦A梦剧场版有3部登陆过中国,而柯南有2部,由于票房都不佳,很多影迷根本不知道。而去年这两部动画电影可以说在宣传上做足了功夫。《哆啦A梦》尽管延迟了接近1年才上映,然而却进行了非常完善的电影营销。同样主打情怀牌,蓝胖子的背后有个强大的营销团队,通过线上线下话题互动营销,借势麦当劳、vivo手机、加多宝凉茶、Uber、淘宝等品牌营销,以及节日话题营销,最终收获了5.3亿人民币票房。

哆啦A梦和加多宝的营销再看看柯南的海报,最下面各种合作媒体、品牌超过50家,它的营销工作做得不比哆啦A梦差多少。

《业火的向日葵》合作伙伴有Costa Coffee、静佳、中信银行、锐志汽车这些传统行业当国内批片制度在短期无法改变时,妄图拔高日本动画电影进入国内市场的意义,期望用几部日本动画电影在中国实现正版颠覆盗版这个庞大的目标,是明显不现实的,何况每年国内还有更多的皮克斯、迪士尼、梦工厂动画电影“躺着”就能分走大量票房。而一旦引进一部拥有众多粉丝的情怀向日本动画电影,就以为稳握了上亿票房这样的想法,更是不对的。怀揣美梦,不如踏踏实实地做好电影营销,毕竟粉丝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这原本就是日本动画电影的一个最大优势。接下来马上要上映的《圣斗士星矢》同样也是情怀电影,由于电影本身的原因,其国内票房不佳是注定的(在日本票房也才2.1亿日元)。不过,对该片的内地协助宣传方——才进入电影市场没多久的阿里影业来说,这是一次尝试在二次元市场宣传动画电影的机会。拥有这样的机会,在尝试中失败,在失败中成功,国内的动画电影市场才能逐渐发展起来。

来自ACGX

我是小Y,喜欢这篇文字就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长按下方二维码,就能天天见到我哟~

娱乐新观察犀利观点敏锐洞察潮流态度新视角观娱乐微信号:YLXGCH

记者 | 许诗雨

编辑  陈   锐

“小破站出息了”。养成系的最大快乐之一是收获主流的认可。现在,B站用户正在收获这样的喜悦。

2019年12月31日晚8点50,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下简称“B站”)在直播频道首次上线了一台跨年晚会。第二天,《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就送上了点名表扬:《网友:这场“跨年晚会”很懂年轻人!》。其实,这场晚会的联合主办方里就有根正苗红的新华网。

B站跨年晚会收到了《人民日报》的表扬。

比获得官方评价更令用户激动的,是晚会质量。从1月1日B站放出晚会完整版视频起,弹幕就开始被“补课”和大规模忏悔刷屏,群众纷纷抱怨自己昨天为什么因为出去跨年/看卫视晚会/吃鸡而错过这场晚会。不止如此,他们还在社交网络上四处安利,希望所有人都能来看看。

“小破站出息了”。是许多用户看完这场晚会后的感慨。因为自知体量、经费和主流度都不够庞大,B站的用户带着“自己人”的口吻将B站称为小破站。

2019年第三季度发布的财报显示,B站的月均活跃用户为1.28亿。和月活数都在5亿以上的主流三大视频网站优酷腾讯爱奇艺相比,B站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那边,视频动辄上亿的播放量,而这边,一些镇站之宝也不过千万点水平。例如古筝练习曲《千本樱》累计了5年半也只有2856.6万播放量,2018年获得“年度最佳投稿奖”的鬼畜歌曲《我的烤面筋,融化你的心》,又过了一年之后的播放量也只达到3317.5万,放在其他网站都不好意思提。

但B站的价值从来不在这些数据。它的价值在于知道并且尊重年轻人真正的兴趣,然后针对它运营产品。如今这台跨年晚会就是最好的证明。

按照B站的官方说法,这场晚会是以泛年轻泛娱乐的文化晚会来制作,因此不像主流的卫视那样会请顶级流量明星,但同时会结合站内典型的游戏IP、动漫IP以及站内热点事件综合因素的考量内容设计。这意味着他们需要足够懂年轻人,而不仅仅是就着流量数明星人头。

知乎上关于B站跨年晚会与卫视跨年晚会有何不同的讨论。

从最终结果看,B站这场晚会确实表现得足够B站、足够年轻人,同时还足够尊重艺术欣赏性。

整场晚会充满了B站的底色,即二次元属性。Gai第一首歌便是他为票房过50亿的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创作的《一朵莲花》,南征北战NZBZ的两首歌都是B站国创区动画的主题曲。本身不自带二次元属性的,官方也会安排上,比如请来歌手周深演唱的动画《千与千寻》的主题曲,琵琶演奏家方锦龙也要和虚拟偶像洛天依一同表演《茉莉花》。

而且也不只有纯二次元。比如,让Luka Sulic在火中演奏《权力的游戏》主题曲,让80、90后童年的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来弹奏《哈利·波特》电影主题曲《海德威变奏曲》。

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海德威变奏曲》“现场”。演奏时,整个乐团都戴着巫师的帽子,包括大提琴。

即使二次元和影视剧的属性不强烈,上台的也必须是个有梗的自己人。男主持人朱广权,既是央媒主播又是B站鬼畜区最爱的押韵狂魔;女主持人陈超的代表作是因为在B站走红而起死回生的湖北卫视综艺《非正式会谈》。

央视新闻主播朱广权用一段拿手押韵祝福开启B站跨年晚会的主持。

吴亦凡的《大碗宽面》更不必说,本就是用B站鬼畜区一个梗作为灵感创作的,他本人因这首歌一度迎来事业高光,并使很多黑过他的网友主动刷起“吴亦凡对不起”;至于五月天为什么会压轴?据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因为B站的slogan是“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于是B站用户便“自说自话”把五月天的《干杯》当做了“站歌”。

刷“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和“多谢款待”是B站网友表达对制作方感谢的礼仪。

所以,B站的节目和嘉宾设置与卫视的跨年晚会一样,都有流量逻辑,只是参考的流量不同。并且,执行时也不是请来流量随意派个节目热闹就好,而是给到年轻人已经经过验证的、他们真正喜欢的内容。

《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和《哈利·波特》是永恒不变的情怀。开场的《魔兽世界》也不只是知名网游而已,2019年《魔兽世界》推出了“怀旧服”,让步入中年的80后游戏玩家重回青春,掀起了和过去的兄弟们再次并肩的热潮,自带情怀的附加分。

同理的还有出现在up主串烧里的歌曲《数码宝贝》主题曲《butterfly》和《头文字D》主题曲《Déjà vu》。2016年,B站在线下活动BML上请来了日本歌手宫崎步演唱《butterfly》,强烈的旋律感引燃全场合唱和网端齐刷弹幕“无限大な梦”,这首歌自此一战成名,成为B站大型活动中能够稳定点燃全场的神曲。《Déjà vu》更不必说,除了充满节奏的旋律同样适合现场演出,它的名字本身还是去年大热的网络梗“逮虾户”的出处。

《butterfly》演奏现场

“逮虾户”是《Déjà vu》的谐音,这个2019年的热词可应用于任何“飙车”和“漂移”场景。

琵琶大师方锦龙看似不该是年轻人的菜,但B站上他其实是红人。方锦龙是2018、2019年间走红B站的。

一段1分29秒的《方锦龙让你90秒听懂》在B站有153.3万——在B站上这属于一个颇有人气的数字。而在85.3万播放量的《国乐大师方锦龙用一个琵琶模仿18种乐器》中,方锦龙每变换一种弹奏方式,用户都会默契且主动地在弹幕中主动分享自己眼前出现了怎样的画面。显然,只要运营端稍作分析就能发现,B站上的年轻人其实很了解他、佩服他,喜欢看他的演奏。

视频片段来源:

当然还包括在《亮剑》中扮演楚云飞的张光北领唱的《亮剑》主题曲《中国军魂》。这个节目不是刻板的宣传,而恰恰是出于理解用户所做的设计。

在B站的“科技”频道,由共青团中央和各地“团团”制作的国家形象宣传类视频也经常能够登顶频道日排行榜。在那些视频里,经常能看到那些被打上90后、Z世代标签的年轻人刷着“此生无悔入华夏”这样表达爱国之情的弹幕,这种场景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尤其多。

别忘了,作为鬼畜区著名的素材,B站用户一直对《亮剑》感情深厚。

80、90甚至00后的B站用户在赞美这场晚会的同时,最爱分享的一类评价是自己家长对B站这场晚会的赞许,就像他们为B站被官媒点名一样骄傲。

这种成功或许是对二次元最好的一次正名:那些看二次元、玩游戏的孩子好好地长大了。那场演出所传递出的让他们共鸣的价值观不是大人臆想中的“打打杀杀”而是少年漫画杂志《少年Jump》所歌颂的那种“友情、努力和胜利”的正向精神。

同时,他甚至比过去10几20几年前的年轻人更愿意欣赏传统艺术,以至于整场演出的艺术性也高于那些一味追求流量的卫视跨年晚会。整场晚会中篇幅最长的演出,基本都是乐器演奏,包括由音乐区up主共同演出的《Jump Up High!》、动画歌曲串烧、琵琶演奏大师方锦龙的演出。

微博用户“秋至十三蕉”写了段长文夸B站的跨年晚会“虽然是个相对体量较小的草台班子,但是兼顾了受众和审美”。哔哩哔哩市场中心总经理杨亮在朋友圈贴了这篇文章并评论说,确实是草台班子,“但需要严肃指出的是,宫鹏导演和赵兆老师的制作团队是顶级的。”赵兆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闭幕式音乐团队的核心成员。宫鹏则在凭借《跨界歌王2》获得过 “2017中国综艺峰会匠心盛典”的年度匠心导演称号。”

B站一度被认作是国内年轻一代的亚文化聚集地。但现在随着激励计划,B站吸引了越来越多up主参与创作,内容逐渐更丰富和多元,并开始催生出泛二次元的、更主流的流行文化,比如王境泽的“真香”就是走红于B站。2019年,影流之主、奥利给、awsl这些新梗也是通过b站而走红。

网络热词“真香”的出处。

而且,在B站看完二次元,年轻人也有其他生活。他们会好奇最顶级的黄油蟹吃起来到底什么味道、在荒无人烟的热带小岛上用有限的工具生存7天会发生什么事以及想知道中国的手机在外国到底卖得怎么样。他们也会向往美好生活,不论是四川深山里的仙境般的田园生活还是安徽一个城乡结合部里家庭布置有点糙的朴实青年的日常。

事实上,B站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发布后,数据就已显示生活区才是目前B站最具流量的分区了。一些高知名度的动漫、游戏区up主也都开始频频在生活区出现。

目前,B站共有20个主要分区,包括了鬼音乐、舞蹈、数码、时尚、鬼畜、纪录片等等多种类型。除了最为人熟知的动画、番剧、国创这些二次元属性的分区和生活区,其他区也各具影响力。比如娱乐区2019年下半年对“博君一肖”cp的持续再创作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陈情令》在播出数月后依旧充满热度。尽管B站的跨年晚会并没有请到肖战或是王一博,但没关系。资本虽然可以决定爱豆去哪里,但年轻人能够掌握自己如何去喜爱。

1月2日、3日,B站的股票在美股大涨两天。显然现在连资本也开始更认可它了。

现在,上B站去学习如何与年轻人对话已经成为一种功课,而且官媒其实走在最前面,其中光是央视在B站上的官方账号就有11个。央视新闻入驻较晚,第一个视频就先派押韵狂魔朱广权用B站用户的口吻录了一段视频:“妈妈,我在B站看新闻了”套近乎。2019年下半年开始,新华网也开始频繁与B站合作,B站以湖南省长沙市坡子街派出所民警为人物核心的纪录片《守护解放西》则已经是长沙人认可的有趣“神作”。

B一批央媒和“青团”。

虽然口口声声叫着“小站”,但B站的年轻用户们当然也盼望B站能够更大一些,因为那意味着自己的声音、自己喜欢的世界能被更多人看到。在这种一点点看着它成长起来的“养成”氛围里,他们也与这个网站建立起强烈的情感联系。

就像B站反复对外强调的一样,二次元当然是其初心和根基,但我们也可以说B站现在最大的价值已经变成了创造令年轻人舒适的氛围。鉴于互联网已成为舆论的主战场,而在这个主战场上最具话语权的是那些随时带梗出现的年轻人,B站这台跨年晚会绝对是它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一次品牌营销。

本文文本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